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作家访谈 -> 内容阅读

订单系统的设计是客户第一

/ 2018-1-13 15:01:07 admin

  http://zhaosf99.com 传奇私服网站UU跑男李亚鹏这几天有点懵,送完快递趁空儿背会儿单词,就在一夜之间成了“网红”,微信上不断蹦出问候的信息。这让他有些不解,送快递的难道不能考研?

  大多数网友并不知道,李亚鹏这个快递小哥可不简单,他是本科毕业,专业学的还是物流管理。与同学们不同,李亚鹏并不想在办公室里消耗青春,他选择在电动车上浏览郑州这个城市。

  从现实回报的角度,跑男也是一份不错的职业。根据UU跑腿的数据,跑男们90%都是32岁左右的男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极富责任感。在他们的感染下,李亚鹏也越来越勤奋,只要愿意跑,他每个月平均工资就有四五千元,最高拿到过一万一千元。

  在李亚鹏看来,考研要看学历资格,但职业却不分。他之所以想考研,主要因为有了更清晰的职业规划,冲着更美好的人生而去。

  去年从河南农业大学毕业后,李亚鹏曾一度受挫,甚至考虑过回老家发展,做了跑男后不久,他就发誓要在3年内扎根郑州,结婚、买房,一个都不能拉下。他跑得越多,就越熟悉郑州的大街小巷。

  他在最繁忙的早高峰期,从最便捷的小把会议资料送给客户。他还在凌晨四点接过单,电动车无声掠过一盏盏灯,将一位母亲煲的鸡汤,送给医院产房里的女儿。他喜欢这一切。

  他越来越自信:自己每个月能存款5000元,父母还能劳动,最近5年家庭没有太大负担,正是他打拼的最好时光。考研,只是他实现郑州梦的选择之一。在UU跑腿,李亚鹏亲历了了最前沿的互联网+快递模式,他认为物流和互联网的创新结合仍是风口期,他渴望更大的成功。

  李亚鹏性格内向,气质有点像UU跑腿的创始人乔松涛。事实上,李亚鹏和乔松涛是老乡,都是许昌长葛人,两家离得也不远。不过,他去年进入UU跑腿前,几乎没听说过这个品牌,也不知道跟老乔是老乡。

  彼时,UU跑腿只是成立一年的草根公司,在全国互联网创业大潮中还是新兵。李亚鹏也是草根出身,高考前只知习,高考后选大学选专业,都听堂哥的。堂哥在外闯荡多年,认为物流会是黄金产业,就李亚鹏报考河南农业大学的物流管理专业。谁知道4年本科之后,李亚鹏找工作遇到了难题。

  现在想起来,李亚鹏觉得一点都不亏,因为他在课堂上学的东西,跟现实太脱节了。老师分析的案例,还是德邦顺丰十年前的创业史。还有一二三线城市的层级布网,这早就迭代好几波了,老师却能讲一个学期。至于现在最火的同城快递,别说入教材进课堂,师生们是听都没听说过。

  然而,在加入UU跑腿之后,李亚鹏发现,这才是一所真正的好大学。“决定收入的不是体力,也不是手机抢单的速度,而是电动车还剩多少电。”他笑着说。

  “尊重跑男”是乔松涛为UU跑腿定下的价值观红线。所以,跑男们在面貌和斗志上都没问题,大家都聚焦于业务本身:看谁送得多,看谁送得快,看谁好评多。你的收入和前途,一切由市场说了算。

  UU跑男接单不限区域,谁快谁抢单。李亚鹏送的最远一单曾跑到白沙。有时候接了单,电动车却了,李亚鹏会在街头或者跑男群中,发出紧急请求,跑男们会接力式帮忙,按时送达。订单系统的设计是客户第一,客户的服务评分决定了跑男从士兵、班长、排长的晋升速度,而这直接和收入挂钩。

  一个草根创业公司,赋予几十万草根奔跑的力量。李亚鹏目前月均万元的收入是跑男的普遍标准,排长工资会更高,有一位排长曾经月入一万四。李亚鹏最长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晚上10点。

  体力、时间和电动车电量,决定了跑男每一天里程数的极限,为跑男的收入限定了一个峰值。UU跑腿能在一两年内成为业界的黑马,靠的就是这个峰值的不断提高。不过,李亚鹏思考的是,如何跨越这个峰值呢?

  李亚鹏思考的问题,UU跑腿也在研究。公司与专业团队联合开发了一款电量更足,跑得更远的电动车,让跑男们敞开了接单。李亚鹏也在准备给自己狠狠充点电,那就是考研。

  在大学期间,他就认识到了“阶层”这个东西。大学室友中,李亚鹏家境略差,毕业后,同寝兄弟4人散于、郑州、焦作三地就业,李亚鹏选择做快递员,看上去“档次”最低。

  本科生全职送快递丢人吗?不丢人,或者说,每一份付出都有回报,就不丢人。很多次在奔跑和交接单的刹那,李亚鹏都会想起一句话,“相信市场的力量”。现在,他每月收入可能同学中最高的。

  大学物流专业是误打误撞,加入UU跑腿是就业形势所迫。但现在,李亚鹏反而对互联网+物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准备考研选择的专业,还是物流快递。

  在无人机智能化介入物流行业之后,科技无疑将一切常规。这使得行业的风口期还会很长,但智能化再怎么发展,也离不开人才,李亚鹏决定在这方面下大功夫,做好积淀,重新出发。

  在UU跑男队伍中,像李亚鹏这样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多,还有很多白领晚上兼职做跑男。大家也慢慢感受到,社会对快递小哥的印象也在改变。而在UU跑腿公司内部,所有行政、技术研发团队都必须为跑男服务,“公司里跑男第一,地位和收入都算是最高的一群人”。

  UU跑腿公司员工都要求兼职做跑男,体验一线的辛苦,并且真正将“跑男第一”内化到每个员工准则中,乔松涛也要时不时出去送快递,赶上节假日,系统派单处理不完时,上至乔松涛等创始人,下到办公室文员,都必须出去接单。

  有了派送的体验,UU跑腿员工更会尊重每一位跑男的辛苦。在跑男们的团队里,等级分明,班长和排长们会被士兵级别的跑男尊重有加,这不是官僚主义,而是大家都知道,他们之所以有今天,一定付出了太多。

  这样的团队氛围,让年轻人们感觉,没有什么事情是奔跑和辛苦解决不了的,考研也一样。“第一年考不上,我第二年就会再考。”李亚鹏说,为快递员考研惊诧的朋友,可能对快递业和考研都缺乏足够了解。

  跑男给了李亚鹏和不逊的收入,也让他有信心扎根在郑州,3年之间结婚、买房,是李亚鹏和这座城市的约定。

  1年前,在回老家还是留郑州继求职,李亚鹏纠结了很久。家里有两个男孩,父母的任务很重,按照长葛的习俗,给儿子结婚安家,上一辈需要预备30-50万元,为此父母都急得寝食难安。

  郑州去年房价又疯涨,让李亚鹏觉得这个城市高不可攀。现在,郑州却成为承载他收入和梦想的首选地。每月过万薪资、五千元存款,很难想象,许昌等四五城市能有这种薪酬的岗位可以承接。即使放眼北上广,一个月能存5000元的岗位,年轻人也很难找到。

  李亚鹏在郑州得到了奔跑者应得的回报,国家中心城市的定位,让他很看好郑州。至于先找女朋友还是先买房,李亚鹏决定顺其自然,“这两个计划不冲突,哪个先发生就先实施哪一个。”

  考研也是三年之约中重要的内容,因为涉及他未来的职业天花板。“如果考研成功,我可能会最终创业。”对老乡乔松涛了解得越多,李亚鹏就越把他当成创业榜样。

  同城速递市场上,众包模式下快递员队伍直接决定了企业的发展前景,而UU跑腿尊重跑男的独特模式也使其成为绝密武器,李亚鹏也是在这份尊重中,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在互联网+快递行业探索更多之后,如果可能,自己创业或许是个不错的子。

  创业很辛苦,十战九输,但创业者还是一批接一批地飞蛾扑火。总有一些人不甘于朝九晚五拿工资的刻板生活,他们更渴望自己制造惊喜。

  “我可能也会创业,乔总就是我的楷模。”李亚鹏觉得人总要踏实站在地上,才能丈量走得多远,这次考研再出发,将不同于大学四年的懵懂,在科技每一毫秒都在进步的今天,他更清楚自己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