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作家访谈 -> 内容阅读

刘东:重庆的文学

/ 2017-12-2 10:29:40 admin

  http://zhaosf99.com 传奇私服网站刘东:“重图”嘉宾。重庆作协团委员,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笔名雨枫。四川射洪人。中员。1988年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财政金融系,国际经济法在职研究生。先后在 财政局、市委研究室、市外经贸委任职,现供职于市纪委,正县处级,会计师。市纪检监察学会常务副秘书长。首批青年文化人才。10岁开始发表作 品,28岁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出版《情怀底色》、《独钓中原》、《爱神复活了》、《雨绿爱情树》、《与爱同新生》、《盛 铃》、《寻觅金佛》等长篇小说和作品集《心雨岛》,发表长篇报告文学《那一方》、《组织打大战役的班长》及其他体裁作品百余篇(首),共计240 万字。《盛铃》入选“重庆十年文学丛书”。

  感谢主持人对我的热情介绍。究其原因,一是出于礼貌礼仪,二是把我捧起“粉起”,使我认真一些,不要忽悠大家。关于后一点,请大家放心,我是有备而来的,当然也须临场发挥好才行。请谅解,这不是,没有课件。

  关于这次的主题,市作协和图书馆的同志很豁达,充分尊重我的意愿,自选题目,我跟图书馆的同志商量,不泛泛而谈自己的创作经历,而是结合当前文学的现状和社会情况,谈谈文学的本质、之类的话题,结果,图书馆的同志一下子就挂在他们的网站上了:“中国文学的在哪里?”这个题目的确很大,太大,组织个团队,搞个系列专著,也不一定谈得透;加之,我不是文学评论家,也不是文学史家,更不是什么家,如果他们来讲,可能头头是道,高屋建瓴,很系统、很高深、很,但也可能很枯燥,让人昏昏欲睡。我呢,只是个作家,就像创作时一个字一个字爬格子一样,老老实实,就实话实说吧,比较感性、简明、浅显,而且,所使用的语言是描述性的,当然就经不起学的推敲。

  再说一句,我没有给大家当先生的资格,大家也不必认账,文友之间,相互平等交流罢了。而且,我再声明一点,大家都有一定哲学,懂得,任何事物都不能非此即彼,只有相对真理没有,没有哪一味药或哪一副药能包治百病,每个人的写作素养、经验、方法都有差异,但可以观摩一下别人是怎么做的,作个观照,加以过滤后,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否则大脑的内存都受不了。所以,我只能讲我的体会和一般规律,大家对我的话不要太在意,当然也最好不要完全不在意。我本身的讲稿,相对专业一些,昨天,图书馆的同志告诉我,听众中有不少退休老同志和中学生,而且的目的是顾及文学的普及性、常识性,所以我临时改变主意,就用问答式进行。大家知道,有三件事比较难,一是把别人的装进自己的荷包里,二是把别人的时间装进你的话语里,三是最难的,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子里。三件难事,我就占了两项,所以,临时有事的、听不下去的或其他原因想离开的朋友,来去,不必顾及我的面子。只要有一位听众在场,我都会按计划进行交流。

  文学没有终极真理,文学只能的方式。下面,我们就开始共同“中国文学的”吧。之处,请大家不吝赐教,提出。

  刘东:首先我声明一点,我们在这里纯粹以文学的名义进行交流,在这里,我也只是一个作家(小说家、报告文学作家)的身份。

  简单地说,文学就是人学。我们中国人这么说,英文里的文学也是人学的意思。这么推论,文学就是人的。众所周知,以人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很多,包括生物学、医学、哲学等,但只有文学是从人的情感(当然也包括思想、层面)这个范畴来研究人。把人作为抒写对象的,其物化状态,其物质载体,就是文学作品。那么,我的理解,文学就是作为社会、心灵的作家采用作品,展现人类的、恩爱情仇、兴衰、升降沉浮的各种状态和正确态度,真善美、鞭挞假恶丑,通过人的情感、思想、这个介质来正面地使人的情感更丰富、更柔软、更,使人的思想更开阔、更深邃、更,使人的更、更深刻、更健康,使人们的生活更富于诗意、和活力,促进整个社会甚至全人类更宽容、更友爱、更和谐,达到一种美好、美妙甚至理想的境界。从文本上讲,包含了友善和的文学作品,就具备了文学,特别是关注了物或陷入逆境中的人物(他们是所有人命运的象征)的作品。文学还体现切关注疾苦,为民鼓与呼,当护民官,文学真理和,本身就是,可以制衡的(的对象天然是民)。

  一个人在充盈着悲凉情怀时可能会感叹:“万里长城今犹在,谁见当年秦始皇?”秦始皇的确早就了,人早已没了他的踪影,他只是一个符号,一个符号了;万里长城还在,是物质形态的,但诗经离骚、秦文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史记也存在,寿命肯定比万里长城长得无穷长,它们已经融合在我们的血液,渗透进我们的,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情感和生活的状态,并且比我们及其若干代子孙都长寿。比如说,我们到天堂苏杭、如画江南,去旅游、寻踪,首先是冲着唐诗宋词对它们的描述而去的。这话可能偏颇,甚至极端了点,但大家体会吧,至少有一定的成分在内。也就是说,这些优秀文学瑰宝为什么能如此影响我们,关键是它们所体现出的起了作用,说白了,这也是文学的一种。界上一切的轰轰烈烈都尘埃落定之时,唯有文化传承下去,传承民族文化、民族。换句话说,我们民族的悠久历史、遗存,主要的或相当大部分是通过文学传承下来的。举个例子,总的来说,全世界知名度最大、影响力最强、权威性最高的项诺贝尔,文化方面就只有文学一项;就我国而言,文化方面的项也没有哪个超过了茅盾文学。被誉为“世界第一文体”的长篇小说,就是文学样式中的重要一种。

  这可能有点抽象,将其中几个举例说吧:是文学中一对必不可少的矛盾,按文学的理解和表现就是:人都有弃恶的本性即“人之初,性本善”,但善分大小,小善是爱憎分明,是对恶的包容和,有时对一个人的审判,远远比上消灭他更重要!有个故事,一男子驾车不慎撞死了一女孩,在法庭上,女孩的父母却请求免于对肇事者的刑事,也放弃了民事赔偿(再多的也无法使死者复生啊!),唯一要求是判决肇事者给逝者的账户上每月存入一元钱。肇事者如释重负,甚至大喜过望。两年后,该男子却哭求有罪去坐牢,因为他感到每次去存款时,他都有要窒息的感觉,最后实在不了了。为什么?这就是审判的威力所致!特别是当善于互较量、惩罚时,恶是不会先住手的,只有善的一方忍痛,才会终止“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恶性循环。又比如,人与人的关系,就应该是人类平等的思想和价值追求,对弱者以悲悯给予同情,对恃强凌弱者进行。再就我的吧,初中一年级时有篇课文叫《最后一课》,是法国作家都德的短篇小说。当时我还没有相应的史地知识,但老师了创作背景,11岁的我从那种悲伤情怀和语言味道中深深感受到了的,铭心刻骨。可以说,根深蒂固的爱国主义情结和对文学、史学的兴趣,首先就是从中激发的。30多年来,我一直难忘,这就是文学的力量,其他任何学科、文体都难以替代。这好像说到了文学的功能上,经典文学理论认为文学的功能是认知、、审美,后来加上了娱乐。我就简单地把文学功能归结为文学产生的作用吧。

  这当然是一般意义上来谈论的文学。事实上,我们人类进步的历史充满曲折,也充满了,文学就自然随她的抒写对象(包括作为抒写者的作家本身)的不同状态而跌宕起伏,也随波澜壮阔的历史风云而戏剧性地无常变幻,因此文学的众多特性中,时代性是重要特性之一。这在重庆文学中表现得十分突出。现代意义上的重庆文学,应该说滥觞于山河破碎、国难的抗战时期,同仇敌忾、救亡图存成为时代的最强音、主旋律,志士用热血和生命铸就的红岩也自然成了“重庆文学之魂”。从抗战时期的英雄之城、中央南方局驻地到解放初期中央西南局驻地,到“三线”建设的最大的国防工业(国有企业是国的长子,军工企业更是国的骄子),再到第一个计划单列市,到部第一个、目前唯一的直辖市,重庆与国家、民族的命运,与主流意识,结下了不解之缘,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这就是为什么影响和塑造了几代人的长篇小说《红岩》这部红色经典诞生在重庆的原因,《红岩》也成了重庆文学的象征和标杆。

  当然,抗战时期重庆作为战时首都,大批的知名作家、客居重庆,如郭沫若、茅盾、巴金、田汉等,在这里创作了许多之作,这里我姑且把它们当作“移民作家”的作品,不算在重庆文学之列。但这些作品不仅体现出抗战大后方文学的、战斗,而且对重庆文学的形成也产生了十分重大的作用。

  重庆文学当然体现在重庆作家的作品中。新中国建立后,直到今天,具有一定地域特征的重庆文学形成了这样的基本格局:一是以长篇小说《红岩》为代表的充满理想主义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新时期”以来特别是直辖以后,长篇小说创作十分活跃,颇丰,一批作品具备了摘取国内文学大桂冠的水平,今年茅评选中,重庆有2部进入了前20名;二是以《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为代表的文学创作颇具实力,目前势头看好;三是一批优秀诗人的崛起使重庆成为繁荣的“诗歌重镇”,诗集《柠檬叶子》获得了鲁迅文学;四是儿童文学创作形成了气候,具有了较强的作家队伍和创作实力。

  关于重庆文学的现状,市作协领导曾如此概括:有作家,缺大家;有作品,缺精品;有活动,缺品牌。但是,重庆作家很有血性,勇于正视差距,正在积蓄力量,厉兵秣马,取长补短,厚积薄发,或个人,或团队,创作出更有影响的佳品、精品,冲出重庆。

  向善的种子,让爱在孤独的心中萌芽,给无助的病患减轻伤痛,为梦想在中插上翅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