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文坛资讯 -> 内容阅读

也不会影响什么

/ 2017-12-4 23:10:57 admin

  邹文丽:女,汉族,湖北黄冈麻城人,就读于湖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曾获湖北首届“江天.凤凰山庄杯”情诗大赛三等。

  生命永不,在风花雪月的南方小镇,收留自己的一片痴心,只为在文学的夜幕里流光溢彩。我们有那么多的故事未曾打开篇章,怎能原地踏步,就此搁笔趣谈远方呢!我不在乎这座文化小镇里是否佳人成群,我追寻文明的叶落不惹尘埃。我没有精力去蓝色大海,亦没有闲心共享游轮,但我有披着五彩石的雅致在高山里看破流水,在深林里找到方向,站在山坡若有所思,在对面索桥里昂首挺胸。 没有哪一座小镇能够自觉收尾圆形句号,有的只是你不甘于平庸的斗志和剖析的胆量。书中的堆积成山,然而落实到实践却如蜻蜓点水,不说与自己不相匹配的言语;不将岁月静好挂在嘴边,那是因为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在该的年龄中不沾灰尘,蝉鸣的夜晚有所寄托,没有深刻的思绪撰写残缺的,夜静的台灯是提醒自己即将入眠的信号,话说,睡多了会长肉,书读多了,容颜自会改变。选择哪一种,自己抉择,这是没有证明通知的诊断书,我们都有理由问候。 我假期生活的小镇,是我渴望放飞的翅膀,小镇来往不同肤色的群体,看得我眼花缭乱但未心生疲惫。我在穷山避暑的看日出日落,书写致远几个大字,挂在我偶尔失眠的床头,目视着我时刻。山中的景点我都去过几次,每次都是不同频率的心跳,但也刚好控制在健康范围,人来人往的村民,佝偻着身躯在山中摸索,又不缺失山中好客的情怀,人烟稀少的农家餐桌上有我的座位,我没有缺过一次席。

  犯有严重拖延的习惯,几次想去康王寨,听着名字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这是全市最高海拔的藏点,里面有原始花海古杜鹃,这个季节去会扑空。

  工作日期间仿佛有看不明白的资料,周末来临恍然大悟,资料已经提交。这里的夏天没有没热气困扰,即使天晴日丽也没有人在意,有海拔的地区我们都不用多心。我见到很多残损的数据,是的熙攘或是的拥挤,红扑扑的几个大字—精准扶贫。 他们的境遇听着是悲伤的逆流,是贫困的悲哀还有教育落后的基底,早餐吃的新鲜菜到了晚上依旧可以凑合吃,饭菜没有异味还非常合口,一点一滴都是精打细算,轮到亲朋好友的宴席,大甩风格,这里的村民没有显摆,是礼尚往来的秉性牢记钱短人长,情意绵绵的细水长流,在城市生活的人,很难体会到农民的苦涩,只有尝过泥土的香味,才能理解他们的三寸芳心。 在南方的周末被扣上情商低的帽子,或许是不错的淘气,这的玩笑,也不会影响什么,就是的笑点,在这脚踏实地的年代,情商高也只是垃圾桶的一张水彩画。更需要塑造的是不计得失的前行,多读多看多写多做事,不知不觉别无他法。 南方周末,我亦厌倦走亲访友,更不是来喝茶乘凉。 周末饭后都会绕山漫步,灰黑的道上没有半点灰尘,连荒草都不见踪影。这条的卫生是年过六旬的退休职工打扫,来往不同的人,没有不赞美面的卫生到位,走在上心情好得没话说,中国人最面脏乱,任凭是谁都会杂谈几句才过瘾。 每个周末都会深思自己身上的漏洞,好像不把周末的时光留住会有一点遗失。南方周末有古朴的味道,我数不清多少夜晚的静谧,话说秋天会有另一番美丽,红枫漫天飞舞,对影无限欢呼。那时,我即将在另一座城市生活,是不一样的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