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文坛资讯 -> 内容阅读

我着他能在这一具有现代主义文学的世界性文学难题探索中

/ 2017-12-4 0:22:41 admin

  金春平,1983年2月生,山西太原人,博士,山西财经大学副教授,南京大学博士后,硕士生导师,近年来在《》《民族文学研究》《当代作家评论》《扬子江评论》《南方文坛》《小说评论》《当代文坛》《文艺评论》《中国文学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部分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出版学术专著《世纪之交的文化转型与文学重构》《文学地图的谱绘》2部,参编著作、教材多部,目前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中国博士后基金会、江苏省人社厅、山西省教育厅、山西省科技厅等项目各1项,论文曾获江苏省委宣传部第二届紫金文艺评论三等,山西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山西省社会科学优秀“百部(篇)工程”优秀等。

  杨遥,中国作协会员。2001年开始写作,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收获》《上海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百万余字。部分被选入《21世纪文学大系》《小说选刊十年选》等选本和年选、选刊。出版短篇小说集《二弟的碉堡》《硬起来的刀子》《我们迅速老去》,文化散文集《脊梁上的行走》。曾获2007—2009年度“赵树理文学”、第九届《十月》优秀短篇小说、第十届《上海文学》优秀短篇小说,及《黄河》《山西文学》等刊物项。

  杨遥是一位一直在现代主义小说的“虚构”和“叙事”探索之上,不断寻求小说可能指涉领域的艺术突破、不断当代人的存在和生命质地的文字雕刻者。特别在现实主义文学传承相当深厚的山西文学传统当中,杨遥选择的是一条寂寞而孑然,但却是极富有美学构建性和思想洞察性的一种小说姿态。虽然我们能深刻的感受到他对卡夫卡等现代主义大师文学资源的积极汲取,但他更多的却是在其物小说系列当中,孜孜以求探索着文学现代主义和本土化经验的创造性、融合和生发的无限可能性。所以,一方面,他并不着力于对人物形象外在的生活性或性的典型刻画,试图在他的小说当中寻找鲜明标识的现实主义美学范畴内的个体人物注定是徒劳的;同时,他也并不刻意对特定时代、特殊历史、特定社会与个体之人在宏观和微观层面的互动、塑形和参与进行文学指向的凸显,甚至了对人物性格外在变迁轨迹的化或逻辑性描摹,一定意义上,杨遥的小说是充满反和反逻辑性的叙事。相反,他的小说以整体的略带符号化的人物,呈现出社会边缘、生活边缘、边缘的人物群体,普遍性的“压抑”和生命“荒诞”,人性的和心灵的解放不断遭受着“”“孤独”“残缺”“区隔”“逃离”“溃败”的,触摸到的是平庸生活当中每一位个体之人所的存在之重负,撕开了在社会、、时代理想主义喧嚣中积极而富有意义生活下被遮蔽的生命暗角和人性。

  尽管杨遥在之前的作品中一直没有放弃对现代人所共同面临的、荒诞、晦暗生命未来的,但在《遍地太阳》当中,杨遥明显将这种“呈现”和“”,开始转向一种充满性和积极性的“生命的行动”,并呈现出一种“微小乌托邦”的内在品质(生活的亮色)。在他一贯的内敛而稳健的叙事节奏控制当中,小说借“龙啸”略带和漫游的体验、异域凝望、记忆想象的多重叠加的叙事视角,了一场“寻找希望”以及“难度阻碍”的生命行动、心灵行动、生活行动的长途跋涉。甚至可以说,虽然故事的逻辑演进和叙事表征是在龙啸的日常生活经历的铺衍中展开,但小说的叙事推进和生活行动,则始终由他对“现状”的解放和对“远方”的中生发出内驱力,是由“希望—失望()—希望”的人物情绪所驱动,他所面对的一切也就超出了作为个体之人的或智慧的掌控,所面对的是无处不在而又无处可逃的不确定性。

  龙啸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是失去体制保障之后回归社会的“”或“解放”的,其实质是他作为个体,在与社会对话时所发生的“”或“独语”的新的境况,于是,龙啸既是体制封闭囚牢的者,也是社会机体的抛弃者,个体状态的剧烈转型,他重新寻找与他者的关联以及对话方式,无论是操持家务还是送快递,都是他建立这种关联“努力”的具体生活实践,并在继承父亲收购倒卖向日葵的传统行业当中,寻找或构建起在他看来能被所掌控的“现实局面”和“生活理想”,维族儿童学习、高价收购维民瓜子,他将汉族人的和未来生活的希望带给了西部边陲之地的维族农民,却最终到的是“瓜子突然降价”的市场大潮的吊诡。但杨遥在这部小说当中的华丽转身也恰恰在此,他在赋予人物以生活的荒诞、命运的捉弄、的无力时,并未沉溺其中展示无可自拔的生命灰暗,而是开始确立一种生命的,一种未来的,一种生活的热涌,一种意义的实存,一种行动的有效,也就是一种的意识到人所面临的不确定或的无可逃遁,以及个体与外界寻找“对话方式”的,但难度当中又不失抵达希望的可能性,是一种鲁迅式的“”的哲学和生命方式。正如他在接到父亲瓜子降价的电话时,虽然不免“心里沉甸甸的,充满希望的明年顿时变得有了问号”,但他相信“人只有有信心才会有勇气,有勇气才会有智慧,青蛙真的能变成白马王子,灰姑娘也能变成美丽的公主。”

  这种在或或平庸或厄运的日常生活中,不对未来、对希望的信心,同样体现在一些列“不幸的人们”的生活际遇当中,蓝卫对儿子鼻炎不治之症误读,在龙啸的积极行动中点燃了希望之火;老妇人对孙子的担忧和,在龙啸的帮助当中寻得了慰藉和企盼;维族农民无望而的窘迫生活,在龙啸的救助当中获得了救赎的可能;初恋女友夏微雨所经历的面容被毁的生活,在龙啸对青春美好的场景复现中,激发出夏微雨逃离虚拟空间的回归现实生活的自信和勇气。

  因此,我更愿意把这篇小说,看成是一部关于在现代主义的困境中,寻找希望、寻找意义、寻找未来的反现代主义的转型之作,尽管充满着种种、阻碍甚至无效,但它在杨遥的创作历程中,已经彰显出作者对生活、对生命、对存在的一种新的理解方式,甚至完全可以视为是他对创作主题寻求突破的一篇尝试之作。当然,这种关于生活希望的叙事构建,也极容易落入“伪浪漫主义”叙事的主题窠臼当中,或者说,因为可能过于关注人的内在性,而忽略了人之所以如此存在的诸多外在性因素——诸如历史惯性、规训、社会机制、人文传统、资本裹挟、人性质地等,对个体乃至人类群体之所以如此存在的支配性或互动性的影响,进而仅仅停留于“呈现”或“再现”层面,而遮蔽了对当代人文的构建和输出,这是后现代主义对意构之后,亟待重新提倡或寻觅的富有本土性的人文话语,当然这一过程充满无数的歧义和困难,我着他能在这一具有现代主义文学的世界性文学难题探索中,以小说独有的方式,参与这一历史和文化的前行与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