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文学阅读 -> 内容阅读

宋词古典文学园圃中一支艳丽的奇葩

/ 2017-12-5 15:21:19 admin

  诗歌是文学最瑰丽的宝石,尤其是中国古代诗词,应是最动人的文学,最擅长抒情的文字。其意深微隐幽、意味渊永。诗词凝集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和人文精髓,它也包含了中华民族的。

  林语堂曾说,中国是一个没有教的国家,但他是一个以诗歌为教的国家.可见中国古典诗词的魅力。美到极处,又豪放到极处。情调闲雅怀抱旷怀,雄放动魄。细细品味,是最能让人沉醉心迷的文字。

  宋词的美是需要用、用真情去体会的。初读时的惊艳只是肤浅的直觉,真情的流露才是词的魅力所在。

  如果说诗凝练的语言使诗富有,因此直抒胸臆的诗往往不如含义隽永的诗句脍炙人口的话,那么词则不然,词中的空间足够词人纵横驰聘,洋洋洒洒道出切身感受。读词的过程实际上是揣摩词人情感的过程,词的美丽也只有懂词的知词的人才能感受的出来。

  由于宋代商业发展、城市繁荣,市民数量不断增加,够歌唱的词比其他形式的文学作品更适应市井娱乐生活的需要,而当时的阶级矛盾和又很尖锐,句子长短不齐的词也更便于抒发人们忧国忧民的思想,因此便逐渐兴盛起来,取代诗而成为文学的主流。

  在宋词的发展繁荣过程中,整个社会的导向作用同样十分明显。如果说唐代的诗人在某种程度上还只是供皇室及者御用工具和玩具而已,那么宋代的词人已由被人欣赏而一跃登上了舞台,并成为宋代舞台上的主角。

  宋代个个爱词,宋代大臣则个个是词人。宋代家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苏轼等都是当时的著名词人。在封建社会中从不出头露面的女子李清照也成为一代词,名垂千古。

  宋词不同于一般宋诗的散文化、议论化。善于将抒情与写实景完美结合。在唐五代小令基础上,宋代演为许多中调和长调,在曲折动宕、开阖变化中,是情景紧密交融,其细致、具体、微妙处,有的甚至胜过唐诗。

  宋词又长于比兴,多以微妙而又细致的比兴手法,藉景物表达内心复杂而隐幽的情感,常以香草美人的传统来寄托上的感慨,感人至深。宋词形成了众多的艺术风格。

  宋词虽然沿袭着唐五代的传统以抒发情感、为主,形成“诗庄词媚”的分野,以婉约为,但后来由于时代生活的变化,题材的扩大,艺术个性得到重视,艺术手法渐趋多样,所以使宋词风格在婉约和豪放之外,兼有真率明朗、髙旷清雄、典雅精工、骚雅清劲等多种风格。

  宋代的词,是一块芬芳绚丽的园圃。它的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丰神,与唐诗争奇。它如行云流水,临风伴月,最擅抒情。写艳情而不纤佻,写富贵而不卑俗。

  宋词虽然风格众多,但大体上可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豪放派的词,潇洒,高远清雄。犹如沙场的英雄,一腔热血,又有恢弘的刚健的气魄。婉约派的词,犹如淅淅沥沥的杏花春雨,美得令人屏声静气。它典雅精工,情景交融,曲尽情态。

  豪放词作是从苏轼开始的。他把词从娱宾遗兴的天地里解放出来,发展成的抒情艺术。细品苏轼的词,一首首皆是一粒粒珍珠,随便拾起一粒,都光彩照人。

  山川胜迹、农舍风光、优游放怀、报国壮志,在他手里都成为词的题材,除了风月柔情,他也把词从花间月下了广阔的社会生活,也把词成了言志抒怀的工具。

  他用词表现,是抗敌御辱的爱国热忱,是怀古的沉郁情思。他用豪迈磅礴的语句赞历史丰功伟绩:“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他用起笔恢弘的气势,连接广阔的历史时空,贯穿着无数英雄豪杰。

  他用《念奴娇》为我们讲述了辉煌的历史故事,他用雄丽之至的语言,写出了一个横塑赋诗的曹操,驰马射虎的孙权,隆中定策的诸葛亮和足智多谋的周公瑾。“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历史现实交相震撼,让人忽然,既然人生如梦,何不寄情与大好河山?

  内容的大起大落,横绝古今。古往与今来,与人生,贯穿在他壮丽恢弘的辞藻之中。高起然后低徊,平稳过渡后激昂至极,雄风浩荡。品读他的词,是感受热烈奔格,是念出短促有力的音律,又是思考沉郁过后,复归于沉静的思考。

  她用委婉细腻的笔触,和女性特有的心灵感受,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可爱少女。清新明丽的语言凝练优美,谁都能读出她笔下那妩媚婀娜少女的含羞多情。

  她以婉约隽秀的语言,大胆的抒发对丈夫的真挚爱情。《一剪梅》中,花与水的比喻,请随景生,情景交融,似不经意又无脂粉气。“云中谁寄锦书来”,又以大雁传书的浪漫吐露相思之苦。“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更是言有尽而意无穷。辞藻清新生动,意美音佳,蕴藉而含蓄。

  南渡以后,国破,家亡!让这个曾经幸福的闺秀为颠沛的孤苦生活而愁。她“寻寻觅觅”又无所寄托的失落感,只有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中独自伤心。

  “雁过也,正伤心”,又是旧时相识的大雁飞过,可丈夫已死,这锦书以无处可寄。想想,只有“伤心”。她触景生情,悲秋自怜:“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菊花盛开,而自己已由于忧伤愁苦而憔悴瘦损,无心摘花,尽是难罢难休得相思!

  大珠小珠落玉盘似得叠词,急促的节奏,凄婉的情调,把之恨,丧夫之哀凝集心头,描绘的淋漓尽致。让我们不由得伤感起来。和着泪写下了千古绝唱的《声声慢》,是她用最凄美细腻的笔触描绘的她晚年的: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就是宋词的美丽,美在词人满腔爱国热血,美在词人脉脉儿女情长。千年风霜纵是无情,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却依旧生动。

  宋词,古典文学园圃中一支艳丽的奇葩,或低徊婉转、清韵悠长;或沉郁顿挫、深厚苍凉。以其独特的艺术感染力和表现方式表达了人类内心深处曲折幽微的情感,抒发了复杂而婉约的心绪而得到人们的喜爱;它的音韵之美,文字之丽,无与伦比。在悠远的时空里风神摇曳、芬芳妩媚,萦绕在我们心间,回响在天际……